当前位置:比利时社会纽约市长下跪9分29秒纪念弗洛伊德,黑人的命也是命
纽约市长下跪9分29秒纪念弗洛伊德,黑人的命也是命
2022-11-19

海外消息传,5月25日,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去世一周年纪念活动,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现场单膝下跪9分29秒,低头默哀

当天,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和美国民权活动人士阿尔·夏普顿牧师以及当地议员等人一同出席了纪念活动,他们同时单膝跪地9分29秒,以纪念弗洛伊德,并重新呼吁警察改革。

此外,据福克斯新闻旗下当地KMSP电视台报道,在明尼苏达州州长沃尔兹的提议下,明尼阿波利斯市25日下午1时许进行了长达9分29秒的全城默哀,以追思弗洛伊德。

2020年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前警察肖万与3名同事在拘捕弗洛伊德的过程中,肖万用膝盖跪压弗洛伊德颈部长达9分29秒致其死亡,这一事件在美国引发全国性的抗议示威。

目前,弗洛伊德案主犯肖万被判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以及二级过失杀人罪3项罪名全部成立,且被法官裁定构成谋杀加重情节,检方可能会在今年6月底的量刑阶段寻求对其处以较高刑期。此外,肖万还被联邦诉其侵犯公民权利。

人物事件

2020年5月25日晚,警方接到报案称有人涉嫌一起杂货店物品造假案。警方出警后,认为坐在路边一辆汽车中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46岁)符合嫌疑人特征,便对其问话。

根据路边商铺提供的监控视频,对话后,一名警察给弗洛伊德戴上手铐,将他带到路边坐下,并继续斥责他。此后,另一份由路人拍摄的视频显示,3名警察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其中一人用膝盖压住他的脖子。弗洛伊德频频呼救,不断挣扎、呻吟,称自己喘不上气,哀求警方移开膝盖:“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我喘不上气……”他还呼喊,“妈妈!妈妈!”此时,多名路人聚过来,指责警方过度使用暴力,置弗洛伊德于危险中。但压住弗洛伊德的警察反而怒视路人,还一度从腰中掏出警察用具。还有一名警察站在一旁,不断要求路人远离现场。弗洛伊德挣扎数分钟后,陷入昏迷。路人也多次要求警察检查他的脉搏,但警察无动于衷。直到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并准备将弗洛伊德抬上担架时,警察才松开弗洛伊德。他被拉起时已经浑身无力。救护车将其送到医院,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抢救后,医生宣布弗洛伊德死亡。

2020年5月26日,该事件导致美国明尼苏达州暴发抗议示威活动,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要求“伸张正义”并与警方爆发冲突,警方使用催泪弹和爆震弹驱散人群。明尼苏达州警方证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与警方互动过程中的医疗意外”。警方证明弗洛伊德因涉嫌“伪造”而被拘捕。联邦调查局和明尼苏达州有关部门宣布,他们已对弗洛伊德之死展开了调查。涉事的4名警察已被解雇。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态说,弗洛伊德之死“令人难过”“很悲剧”,已要求联邦政府司法部门对案件展开调查。

2020年6月3日,弗洛伊德的家人及家庭律师本杰明·克伦普在写给联合国非洲裔专家工作组的信中敦促联合国对弗洛伊德被暴力致死一事进行调查,并鼓励美国政府对涉案官员提出联邦刑事指控。此外,他们还要求对美国警察系统进行改革,包括降低警力,对每一起暴力执法致死事件进行独立起诉和尸检等。

2021年3月11日,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一名地方法官恢复了对“弗洛伊德案”涉事前警察德雷克·肖万的三级谋杀指控。目前肖万面临三级谋杀罪、二级谋杀罪和过失杀人罪的指控

2021年3月29日,美国乔治·弗洛伊德案嫌犯前警官德里克·沙文开庭受审。沙文对二级故意杀人、三级谋杀和二级误杀罪均不认罪。

2021年4月5日,美国弗洛伊德案庭审进入第6天。多名证人在法庭称,导致弗洛伊德心脏骤停的原因最有可能是缺氧窒息,涉事前警察的行为属于严重违规

德雷克·肖万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宣判。12人陪审团裁定,肖万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指控成立。肖万因弗洛伊德之死被控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他拒绝认罪。如罪名成立,肖万将因二级谋杀罪面临最高40年监禁,因三级谋杀罪面临最高25年监禁,因二级过失杀人罪面临最高10年监禁。由于肖万此前无犯罪记录,因此刑期低于最高刑期。

随后,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发表讲话。拜登表示,弗洛伊德之死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谋杀。

事件后,美国改变了吗?

然而,遭遇不公的群体的呼声没有带来他们所希望的结果,尽管涉事警察被判罪名成立,但相关立法却在国会遭遇梗阻。

去年6月,由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表决通过了《弗洛伊德警察执法公正法案》,当时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未对该法案进行表决。今年3月,众议院再次表决通过这项法案。但由于两党在法案内容上分歧严重,该法案目前在两党各占50个席位的参议院受阻,无法如总统拜登所愿在25日签署成为法律。

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阿尔·沙普顿23日呼吁采取进一步措施推进警务改革。他表示,历史铭记弗洛伊德的原因不应该是他遭到白人警察跪杀,而是他的死推动了消除警察暴力执法的改革。

弗洛伊德案引发了美国人对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的深刻反思。但这一年来,非洲裔美国人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依然没有减少,美国主张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势力仍在膨胀。

根据“警察暴力地图”网站公布的数据,2020年美国共有1127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而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三倍。美国民调机构YouGov4月份一项民调结果显示,经过一年的抗争,认为美国种族关系“总体不好”的受访者比例仍高达65%。该机构5月份公布的另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当被问及时,仅有十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弗洛伊德死后,美国警察与非白人群体之间的关系得到改善,五分之二的人认为关系变差,半数人认为没有改变。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警察暴力只是表象,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才是问题的根源。事实上,美国很多社会问题都与种族不平等密切相关,例如枪击案频发、毒品泛滥、不同种族间收入和财富差距巨大、教育和就业机会严重不公等等。

正如国会议员哈基姆·杰弗里斯在纽约市的纪念活动上所说,系统性种族主义在美国土壤里滋生超过400年,美国“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哈基姆·杰斐逊认为,美国民众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声援力度随着时间推移正迅速减弱,而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对种族问题的反思“看上去也没能持续”。